各地
资讯
当前位置: 考呗网 > 中级会计师 > 报名时间 > 上海 >

疫情中,从上海到纽约(最新发布)

蚂蚁考呗网     [ 2020-03-25 ]   点击次数:

不同的国情、不同的文化,使得在不同地域生活的人们对事物有着不同的价值判断标准,对疫情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作者回顾了自己在上海和纽约因为新冠疫情而自我禁足的日子,不指责不争论,只把真实的见闻和经历记录下来。在当下,能自由地活着,能真实地记录真实的生活,就好。

十四天的循环日子

文|顾月华

今天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对我来说却不平常,今天我从中国回来已经十四天,可以结束自我隔离,自由地出门享受蓝天白云,逛街购物,为所欲为。

去年九月我从美国回到中国,立即随北美一些文友去走了一趟丝绸之路。回来不久便遇到国庆,过节的晚上与亲友们一起吃着饭,看着国庆节目。

这个有我祖先和故乡的地方,它在我的心中,是永远的故乡和祖国,但是现在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地域印记,因生活所在的地域性差异形成不同的价值观以及不同的判断事实的标准。无形之中,我和故乡的亲朋对于某些事物的态度观点产生了差异,比如对于信息透明度的态度。是人们在时势变化中出現的苟安思维,令我感到了我们之间开始有了观点的差异。

春节到来之际,我向餐厅定了几场酒宴,正在小年夜前夕。武汉发现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象一声炸雷,突然爆发了。武汉封城了!大年除夕的晚上,市面上已一片沉寂,我们亲人在家里团聚,议论到这个疾病时,我被大家指责为大惊小怪。

然而我有我的担忧。节前武汉已经发现了传染病,但是朋友圈里看到挤满人群的武汉高铁站,每日有十多万人离开武汉。我当时便看得心惊肉跳,因此我将这消息转发到朋友圏里,立即有朋友问我你在武汉?怕引起误会,我又把这消息从朋友圈里删除了。

我平心静气地说,我不是在危言耸听,我怕武汉虽然封城,但是已经有几百万人离开了,再过些时日,便是真正考验的时候。中国发生冠状病毒肺炎,别的不怕,只怕被国际卫生总署把中国定为疫情国,那么便是一场大灾难了。但是,没有人在乎我的话,我于是闭了口。

大年初一,我们本来已取消了新苑私房菜的预定,打电話去时,了解到商家在惨重的經濟損失面前的无奈。为了支持这家餐厅,我们决定照常赴席,走进商场人都几乎看不到,结果这个大饭店只来了两桌人,大厅里一桌,十几间包房只來了一桌,便是我们家。

后来又去了一家叫“狼来了”的网红店,以烤全羊闻名。我们去了,結果店里楼上楼下只有我们一桌人。烤了一只香喷喷的全羊上桌,冷清得象在蒙古大草原上,一点人气都沒有。儿子到店外抽烟,一根烟从头抽完,街上没有走过一个人,一辆车,这是上海的年初三,我们从此以后不再去餐馆吃饭。

回家时用滴滴叫了一辆车。车子在黑夜中寂寞地行驶着,路上几乎没有车辆。我们自家人在一起,是不戴口罩的,但是这个司机,他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上了车,我们都小心地戴著口罩。天气很冷,车子里的窗忽然都开了,我们冻得受不了,请他关窗,司机不理,争执起来,原来他怕我们,正如我们怕他。他必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出来工作,后来我了解到虽然没有生意,每个月的租金需六七千元人民幣左右,这在平时,不过十天就可以赚到,余下二十天便是收入了,为了生活只能出车,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每个人都是可疑的,这每天的提心吊胆,无异于出生入死的恐慌吧,我想他心中一定把我们当作可疑份子了,因为实在沒有好端端的人还会不顾一切地出门。

居委会和物業管理天天有疫情及卫生安全方面的記录和汇报,发到朋友圏,我住的区域基本安然无恙,信息很透明,一直保持着零疑案零确症的记录。而超过一百人的保安和清洁卫生服务人員,保证了我们这个上海西南居民区里的绝对安全和绝美环境,从疫情发生以来,上海市的超市保证敞开,老百姓并沒有受过委屈。

我们每年春天必须回到美国,办理一些事务,本来是三月底回纽约的机票,忽然在一天之內,几乎所有国际航空包括美国许多航空公司都停止了与中国的航班,虽然美国公民还可以回美国,但是在这非常时期,春天回美国的可行度却越来越严竣了。我本可在上海宅家自保,但必须回美国交房税,续保,看病体检取药等等事务,我决定改票提早回美。

机票立刻提早改到2月10日,票改好了,说走就要走了。心,忽然就觉得撕成两半了。似乎象战争时期要逃难的感觉,但是心里却知道,在上海才是安全的。最后十多天,就是在家包饺子,包馄饨,两个儿子在中国,不肯走,我们走了,走的是躯体,留下的是心。
评论责编::admin
广告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